鑫豐米業

盤錦大米歷史悠久

盤錦大米歷史悠久

         稻田喝渠水,小魚捧進掌,點頭又晃尾,告我魚米鄉 盤錦大米百年民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稻花花中王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桑花花中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余花畢無彩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以色媚左右。

    盤錦大米民謠真實再現百年稻作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,它包括不少重要的歷史事件、生活方式、民俗、農藝。挖掘它、解讀它,會讓青少年知道新舊社會兩重天,了解先輩們在這片鹽堿荒原上的屈辱史、奮斗史。 “打精米(大米),罵白面,怕死不吃經濟飯”; “打精米,罵白面,不打不罵小米飯”。這說的是從1941年起,日寇為供應本國所需和軍需,宣布中國平民平常不準吃大米、白面、豬肉,否則視為經濟犯。日寇當時共在我地區廉價強掠開發水田30萬畝,實耕土地7萬畝,每年掠奪糧食2000余萬斤。 “活計看得緊,工錢不好算。歇氣兩袋煙,汗水沒擦干。吃的不淘米,煮的夾生飯。豆腐分著給,三人一塊半”; “泥瓦匠,住草房。紡織娘,沒衣裳。賣鹽的,喝淡湯。磨面的,吃瓜秧。炒菜的,光聞香。編席的,睡光炕。種稻的,吃米糠”。民謠揭示,舊時勞動人民受日寇、漢奸、地主、資本家的剝削、壓迫,自己拼死拼活的勞動卻得不到合理回報,特別是種水田的連喝碗大米粥都成了奢望,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事實。

 

“大米飯,炒雞蛋,越吃越能干”; “大米飯,炒雞蛋,撐得小孩滿地轉”。這說的是新中國建立后,盤錦作為東北優質水稻主產區,人們的生活水準不斷提高,一舉扭轉了建國初期“早晚喝稀粥,中午吃窩頭,一天三頓難見油”的窘迫狀態,頗令外地人羨慕。從20世紀60、70年代開始,如珠似玉、晶瑩飽滿的盤錦大米還成了走親訪友的首選禮品。 “盤錦大地紅爛漫,一天三頓大米飯”; “稻田喝渠水,小魚捧進掌,點頭又晃尾,告我魚米鄉”。這說的是,從1963年到1979年,有近14多萬沈陽、鞍山、大連等地的知青下鄉到盤錦,參加盤錦的農田水利建設、農業科研攻關,為盤錦的水稻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。他們深愛這片土地,也由此產生了這些順口溜。 “新姑爺,來赴席,大米干飯燉鲇魚”。這段民謠既證明了盤錦魚米之鄉的地位,又有民俗的成分。因為在盤錦人的眼里一個姑爺頂半個兒,家里今后的大事小情都指望著他們打頭陣,所以把姑爺視為上賓。 “盤錦的蟹田出大米,香飄四海無人比”; “我吃你討厭的稻谷蟲,你吃我排泄的有機肥”。這說的是到這個世紀初,盤錦大規模發展稻田養蟹和蟹田種稻。因為稻田內的自然環境,適合河蟹生長,而河蟹的排泄物也成為水稻最好的肥料,代替了化肥。從而產出了無公害的有機大米。如今“色澤油潤、清香濃郁、筋道滑膩、口感極佳”的盤錦大米已享譽海內外。  

返回列表
能吃苦想赚钱